日前,广东省景区行业协会联合北京大地云游科技有限公司发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广东省旅游景区游客满意度大数据调查报告”。报告针对广东省429家A级景区第二季度的全网OTA平台数据,进行旅游UGC监测数据分析,反映景区口碑情况。该指标一方面代表了景区受关注程度,另一方面也显示了景区与互联网结合的紧密程度 。

  数据显示,旅游热度高的景区多集中在珠三角区域,包括广州、深圳、东莞。受疫情影响,大众消费心理与情感需求发生较大变化,对旅游目的地的配套服务、产品体验等拥有更高要求。受一定的到访基数影响,红色旅游、温泉旅游、自然山水类景区满意度较高,乡村旅游类景区满意度还需大力提升。

  【珠三角区域热度高,文化型景区趋冷】

  截至2020年5月下旬,在广东429家A级景区之中,广州市以66家A级景区在数量上位居全省第一,其次为惠州市36家,梅州市32家。总体来看,第二季度全省景区热度最高的是广州长隆旅游度假区,热度达4656,远超第二位的深圳东部华侨城旅游度假区;第三位是东莞隐贤山庄,与第四名同在东莞市的龙凤山庄影视旅游区热度相距甚微,热度排名第五位的是深圳市野生动物园。广东省各地市A级景区受疫情影响较往年同一时期热度大幅下落,但各景区之间差距依旧呈现出较为悬殊的状态。

  分地市来看,深圳市、东莞市和广州市三地最热门,排名前五的地市热度均在100以上,深圳热度达到250以上。受疫情影响高热度地区较以往具有明显遇冷现象,各地市并未呈现出较为悬殊的热度差别。报告建议,未来搜索热度较高的地市应积极发力,从疫情过后的游客心理入手,充分唤醒原有旅游市场,而热度较低的地市可以首先联合其他较为有名的景区吸引人气,开创广东旅游“新区域”。对景区而言,未来除探索应对疫情后的市场修复之外,还应重视在拓展市场辐射范围与品牌营销宣传层面上面临的问题。

  分类型来看,广东省内商业娱乐型、城市公园型和主题游乐型的景区更受欢迎,相比之下,以博物馆为代表的文化型景区趋冷。其中商业娱乐型景区的平均热度为1163,为其他类型景区热度的5-6倍;城市公园型景区以较强的休闲性产品业态的吸附性居于第二;而主题游乐类景区作为广东省的招牌景区类型,平均热度为201.48;在疫情过后游客市场崛起的自然山水型景区,排位第四平均热度为154.30。报告分析指出,未来广东省文旅发展应加强文化深耕与文化创新外延,提高广东省文化类景区知名度。

  尽管景区热度在目的地和类型上存在差异,总体来说,等级越高的景区越受欢迎。游客对于广东省5A级景区表现出较大的偏好,平均热度为541.85,远高于其他A级景区平均热度。

  【产品体验感仍有优化空间】

  报告基于全网OTA平台的旅游UGC数据,通过语义分析系统对游客相关反馈进行评价打分,得出的结果显示,受疫情影响,大众消费心理与情感需求发生较大变化,对旅游目的地的配套服务、产品体验等拥有更高要求。

  受一定到访基数以及旅游目的等的影响,广东省A级景区在分类型满意度上有一定的差距,也存在较大的提升改造空间:其中,红色旅游满意度较高,93.33%;温泉旅游、自然山水、科技教育、滨海旅游等满意度虽靠前,但均在80%以下。业界应密切关注疫情后游客对于旅游目的地的关注点,快速推动各类型景区提质。

  广东省A级景区的满意度同样与景区级别的变化基本一致,游客对于广东省5A级景区呈现更为积极的态度,平均满意度为77.55%,而4A景区、3A景区的满意度则不足70%,差距较大,且整体偏低,存在较大疫情后提质空间。满意度综合排名前15位当中,有5A级景区5家,其余均为4A级景区。其中,居于首位的为从化碧水湾温泉度假村,满意度98.09%;其次为星湖旅游景区94.08%;第三名为中山纪念堂,满意度93.33%。

  哪些景区既叫好又叫座?报告对相关数据围绕热度及满意度进行二维重要性—表现性分析,处于热度与满意度“双高”区域的有肇庆星湖旅游景区、惠州南昆山云顶旅游度假区等;对于处在“双低”区域的广州宝趣玫瑰世界和云浮市大云雾山旅游区等景区,报告建议,该区域景区应审视自身旅游发展定位、文旅产品业态以及配套服务设施等的供给问题,面向主流客群市场,加强营销宣传等。

  盘点好评关键词,可以发现游客的感受多集中在“风景”“优美”“舒服”“干净”等内容上,感到“好玩”“开心”“刺激”“有趣”,这些正是广东旅游景区的主要吸引点。

  从分指标满意度情况来看,门票价格、景区拥挤、产品体验则是吐槽重灾区,商业娱乐类景区在旅游安全和信息化方面负面评论占比最多;自然景观类景区在旅游交通负面占比最多;城市公园类景区在特色文化方面游客负面口碑占比较多;主题游乐类景区在游客感受、游览服务、综合服务和综合管理等方面有较大提升空间。报告指出,广东省A级景区应进一步加强景区自身管理、优化产品体验感。

  【对话】

  广东省景区行业协会秘书长周志红:粤文旅景区提质升级之余,还需强化IP塑造

  南方日报、南方+:在拓宽市场、品牌营销层面,广东旅游景区应作出哪些重点提升?

  周志红:广东省景区需要加强宣传力度,加强和各大OTA平台以及微信、抖音,小红书等新媒体渠道的合作对接,强化IP形象塑造。

  南方日报、南方+:二季度以博物馆为代表的文化型景区遇冷,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从内容和形式的角度来看,广东文化类景区应如何提升吸引力?

  周志红:第二季度博物馆型文化类景区遇冷,一方面是因为疫情影响,室内场所和项目大部分关停,游客可游览的区域和内容缩水,降低了游客满意度。另一方面和博物馆类景区的产品自身有关。大部分博物馆的展陈手段还是比较传统、单一,参与性、体验性、互动性不足。广受欢迎的博物馆文创产品在我省的发展还很初级,没有叫得响的品牌。

  文化类景区一是需要重构文化的表达方式,用通俗易懂的手法让游客可感知、可了解,既要阳春白雪也要下里巴人。二是要进行文化产品的活化转化利用,用现代的手法表达传统的文化精神,既要有继承,也要有创新。

  南方日报、南方+:报告显示,当前广东乡村类景区的满意度还需大力提升,在乡村旅游得到大力发展之际,乡村类景区如何把好质量关?

  周志红:乡村类景区广受欢迎但游客满意度不高,可能还是因为没有摆脱低档、原生态的发展路径,服务配套设施不足、服务意识不强,服务人员素质和技能有待提升。

  南方日报、南方+:疫情之后,尤其对于热度较低的地市而言,联合其他目的地或景区的“一程多站”联游是否将成为当地文旅复苏的可行路径?

  周志红:疫后区域文旅振兴,抱团发展、一程多站、区域联游是必然的选择,提升品质、优质服务、高质量发展是必由之路,巩固好本地游、周边游市场,提高重游率和二次消费是在门票减免的大趋势下提升综合效益的必然趋势。

  南方日报记者 郑洁琳